公共建筑 楼主 发帖

人类黑历史的正确打开方式 | 现代战争纪念建筑

马良行mahoooo楼主
1楼2017-04-1017:05
【关注公众号马良行MAHOOOO(id:cn-mlhang),满足你对建筑的所有好奇】

编者:

201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国内大量抗日纪念馆立项建造,时隔两年,大部分纪念馆已投入使用,然而,据一些抗战纪念馆的负责人透露,除了特殊节日或法定纪念日的“特别规定”外,大多数展馆平日里时常陷入寂寞的“沉睡”。纪念馆穿梭在时间的隧道中连接昨天和今天,它到底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教育?保存?警醒?还原真相?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引导公众去了解和纪念?我们需要怎样的纪念馆,或者怎样去唤醒那些“沉睡”的纪念馆?

▲维基百科纪念馆词条

纪念馆的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20世纪的产物,所以今天许多著名的纪念馆,包括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柬埔寨金边的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南非开普敦的第六区博物馆和纽约国家9·11纪念馆,无一例外的反映了20世纪及之后的特定历史事件,这些事件通常涉及大规模的痛苦和大多数的平民受害者,而纪念馆的建立即作为对众多广为人知的大规模暴行的反应。同时,有关这些事件中的杀人罪犯的身份、罪责和惩罚也常常属于未解决的问题,这样,纪念馆的存在就经常能够发挥积极的研究作用,从而有助于为受害者和起诉这些罪犯的人们争取权益。

▲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室内空间

(图片来源: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官网)

纪念馆与传统历史博物馆在几个关键方面不同,最显著的是它们的双重使命,包括一个事件的道德框架和语境解释。虽然传统的历史博物馆往往处于中立的制度环境中,但纪念馆往往位于他们寻求纪念的暴行的现场。纪念馆常常与特定的“客户”保持密切的联系,他们往往与事件有密切关系,或者本来就是事件受害者(如家庭成员或幸存者),纪念馆一般也会定期举行具有政治意义的特殊活动。与许多传统历史博物馆不同,纪念馆几乎总是会传递出与当代社会有直接联系的明显的政治和道德的讯息。

“博物馆的主要任务是推进和传播关于这场前所未有的悲剧的知识;保存那些遭受苦难的人的记忆;并鼓励其游客反思大屠杀事件提出的道德和精神问题,以及他们自己作为民主公民的责任“。("Mission Statement USHMM". Retrieved 29 April 2014.)

以美国大屠杀纪念馆为例,在它的上述使命宣言中,我们能够看到纪念馆最重要的三个作用,即纪念、教育和宣传。

..........................................................................

“一些文物弄过来,很可能因为展馆条件的限制,就一直躺在库房里‘睡觉’。”

..........................................................................

201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新华网记者曾走访了全国10余所以抗战为主题的纪念馆,其中部分展馆的生存现状着实堪忧。

由于平日里缺乏足够的“人气”,一些抗战纪念馆仿佛陷入了“沉睡”。如天津在日殉难烈士劳工纪念馆,远离市区几十公里,由于记者采访才“特地”开了门。该纪念馆负责人说,2006年修建至今,展馆每年的接待对象主要就是学者、学生或前来悼念的家属。一些当地居民甚至不知道该纪念馆的存在。在江西德安万家岭大捷纪念馆,一些碑刻雕塑大面积生锈,部分图片严重褪色,在其对面便是空旷的展厅。而辽宁抚顺某旧址纪念馆的建筑群已被居民楼“掩盖”,有些违章搭建几乎延伸到了展馆的院子里……

▲天津在日殉难烈士劳工纪念馆

(图片来源:中新网)

据了解,这些“沉睡”的纪念馆往往存在着“三多三少”的共性问题:文字图片多,身临其境少;教条背书多,情感讲述少;耻辱灾难多,民族抗争少。

同时,这些分布各地不同的纪念馆却同样讲述着从“九·一八”到“七·七事变”再到抗战胜利的历史,难免会让人觉得逛纪念馆不如看教科书。再者,展陈设计上的“千馆一面”,也是导致参观兴趣不高的重要原因——四四方方的大房子,外面通常是英雄群像雕塑,里面配得基本都是白墙黑字灰色图片……对此,相关管理人员坦言,由于抗战纪念馆的主题重大,展陈设计往往抱着“谨慎不出错”的原则,这也导致了不少展馆的主题、风格雷同度较高。

“除了纪念缅怀的作用外,纪念馆的如文物收藏、社会教育等其他功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弱化。由国家财政拨款的革命、历史、烈士类纪念馆尤其如此。”浙江革命烈士纪念馆馆长王应有说,“一些文物弄过来,很可能因为展馆条件的限制,就一直躺在库房里‘睡觉’。”

天津市烈士陵园主任高增起说,一些历史主题类的纪念馆、博物馆、祭奠场所,面临着人员老化、知识结构僵化、创新动力不足等问题。要想持续吸引民众参观,相关展馆必须在规划、设计、服务等方面改进。“除表达哀思外,纪念要给人一种奋起的力量,一种追求光明、和平和正义的信念”,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说,“这是纪念馆等文化载体在价值输出上应当努力把握的基调”。“好的展馆必定要有深度挖掘,更要倾注情感和智慧”,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认为,避免“千馆一面”,关键是要有特色、接地气;要唤醒“沉睡”的纪念馆,不妨在陈列空间设计及内容表达等方面,多借鉴“他山之石”。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雕塑

位于四川成都的建川博物馆,每一张图片的解说,似乎都充满着人情味:“那些孩子和妇女活下来了吗?那些战俘士兵看到胜利的曙光了吗?”该馆馆长樊建川表示,建川博物馆每个展馆都由名家设计,风格不一而足;陈列突破常规,讲究“情境式浸润”。海外学者为何对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的评价很高?该馆馆长金成民对此表示:“因为我们所陈列的是侵华日军罪行的铁证,且证据链完整,遗址、史料、实物相互印证,让人不得不服。”

..........................................................................

“他们的目标是“直到每个人都有名字”——那些死去的人,不仅仅作为一个冰冷的统计数据被记住,更要作为有自己名字、有自己面孔、有自己尊严的人,而被记住。”

..........................................................................

北京市政府专家顾问金磊表示,国外有不少展馆的设计心思很巧妙,内容里的人文关怀往往直击心灵。如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参观者会领取一张特殊的“身份证”,成为历史的主人公,在开放的情景设计模式下,感受那个时代人们的情感。馆内还专门辟出供观众思索、追忆、反省、展望的独立空间,增强了纪念馆的教育职能。此外,馆内“见证厅”、“怀想厅”的名称让参观者能立刻感知陈展主题,不同于国内模式化的标题。

▲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怀想厅

(图片来源: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官网)



0 10
  • 马良行mahoooo 2楼

    如柏林犹太人博物馆,长而曲折的建筑外观犹如一道闪电,许多细长的开口,既是博物馆的窗户,又如被刮破躯体的伤口。表现战争的残忍,不一定要用血腥的场面。在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安妮日记》黑白照片中,安妮两只手交叠放在桌上,嘴角上扬,露出少女青涩的微笑,“比起血腥的场面,这样的微笑更让人难受。”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玻璃墙柜,不见血腥的照片和影像,却放满了数不清的首饰和眼镜。它们都是从集中营带回的,器物的主人已无法探知年龄、性别、成长环境,唯一知晓的标签是“已死亡”。

    ▲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室内空间

    “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有一个阴暗的地下展区。穿过长廊,拾阶而上,与之贯穿的是一片充满光明和温暖的休闲阅读区,可以看到许多年轻人在那里交流学习。这种从黑暗到光明的穿越体验,胜过千言万语。”辽宁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王建学说,纪念馆不仅只是陈列橱窗里的实物或模型,更是陈述一段物态化的历史。此外,该纪念馆的 “犹太大屠杀遇难者姓名中央数据库”已于2004年11月22日建成。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借助这个数据库查询到300万左右死于纳粹屠杀的遇难者姓名和相关个人资料。如出生地、职业、国籍、父母及配偶的名字、战前的居住地、遇难地点等等,此外还有遇难者的亲人、朋友、邻居讲述的关于“名字背后的故事”。

    ▲“犹太大屠杀遇难者姓名中央数据库”

    这项庞大的搜集、整理、核实工作,早在1953年就开始了,目前仍在继续。在大屠杀网站上可以下载十几种语言的“遇难者登记表”。他们的目标是“直到每个人都有名字”——那些死去的人,不仅仅作为一个冰冷的统计数据被记住,更要作为有自己名字、有自己面孔、有自己尊严的人,而被记住。

    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的地下一层为地下信息中心,这里的展馆展示了从1933年至1945年德国纳粹恐怖统治的过程,通过文字与图片介绍了纳粹对欧洲犹太人的迫害与屠杀,人们只要一进入展馆就能看见六张巨幅的犹太遇难者肖像,有老人、女人、男人以及一男一女两个小孩,这六张肖像代表着有近六百万被纳粹屠杀的犹太人同胞。在姓名厅,人们还可以在这里倾听全欧洲被杀害和失踪的犹太人的姓名和简历。而馆方提供的资料颇为触目惊心,“以此方式宣读所有受害者的生活简历,大约需要六年七个月零二十七天”。

    ▲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地下信息中心

    该纪念碑由基金会负责管理,而基金会的资金100%都是来自德国联邦的资金。基金会会长乌韦·诺伊梅克尔(Neumaerker)表示,每年有将近5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此参观。而基金会每年大约有2500个针对各种团体的学习和培训、教学等项目,“其中70%是针对初高中学生的项目,而这70%里面又有一半的项目是针对德国初高中学生的。这10年来,每年他们平均跟进2500个项目,他们希望能教育这些年轻人,应该思考些什么,他们在当时会怎么做。

    此外,从2007年起,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基金会开始进行了《不得不说》项目。接受采访的72名幸存者大多数来自过去德国的东部以及中欧城市,主要是犹太人,也有受纳粹迫害的吉普赛人等,他们均出生于1913年至1942年之间。

    乌韦介绍,不仅如此,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基金会也会邀请当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犹太幸存者过来现身说法,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目前我们至少两个月就会邀请幸存者过来,请他们现身说法,参加一些讨论活动。”就如1941年,波兰维尔那(Vilna)集中营里,一位名叫大卫·博格(DavidBerger)的犹太人生前的期望:“我希望有人记得,一个名叫大卫·博格的人,曾经活在这个世界上”。因此,“我们给受害者们一个身份,我们给他们一个声音,我们给他们一张脸孔。”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俯瞰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从空中俯瞰,犹如十字架。馆内每一个展厅都陈列着大量战时的兵器、图片、模型等;在二战的展厅中甚至还陈列着被击沉的潜入悉尼湾的日本海军微型潜艇。每个展厅都通过先进的激光、影视、立体声音响等高科技技术,逼真地再现了当年激烈的战争情景,令人身临其境。

    Ray of Light墨尔本战争纪念馆内的一大特色。凭借着天文学家、数学家和测量师的精诚合作,每年11月11日上午11点,一束名为“Ray of Light”的阳光便会洒落在神圣纪念碑表面所刻的“LOVE”字上,而且这一奇景将至少再持续5000年。这个日期和时间,是用以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签署停战协议 (Armistice) 为标志的结束时刻。馆内每隔半小时就会为游客模拟演示一次Ray of Light。

    曼彻斯特帝国战争博物馆北馆内部运用了许多领先的科技元素,每一小时,博物馆内的灯光会变暗,所有的墙壁会投射出关于战争的图片、引文和播放重要事件的录音,在大厅造成回声,使参观者完全体会“在战争中失去勇气”的感觉。

    ..........................................................................

    “与其‘跑马圈地’建场馆,不如考虑怎样因地制宜,利用现有资源把纪念活动搞得更有特色。”

    ..........................................................................

    上述整合了各种资源、富于创新的国外纪念馆正是使它们自身充满生命力和吸引力的关键。再反观国内的部分纪念馆,一是缺乏基本的历史常识,二是陈设不够丰富和人性化,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将来的继续“沉睡”。“与其‘跑马圈地’建场馆,不如考虑怎样因地制宜,利用现有资源把纪念活动搞得更有特色。”

    不少专家还认为,要充分利用社会力量来办抗战纪念馆,允许社会资本参与,以官民合作的形式,推动纪念馆形式内容的多样化,历史文化输出的国际化。“沉睡”的纪念馆不少都是因为太过依赖政府财政造成的,应逐步放开民间资本参与地方纪念馆建设,依靠市场规律,形成差异性优势。

    登录Mahoooo.com,满足你对建筑的所有好奇!

    本文为马良行MAHOOOO的原创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关注公众号咨询。相关资料和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17-4-10 17:06
  • yuyanhui63 3楼
    谢谢楼主分享!
    2017-4-11 07:09
  • alliuyx 4楼
    人们总是要正视的。
    2017-4-11 08:40
  • wxlyy 5楼
    谢谢楼主的资料
    2017-4-11 08:55
  • 加倍努力 6楼
    铭记历史,正视历史,面向未来。
    2017-4-11 09:01
  • h6r9q70 7楼
    谢谢楼主分享!
    2017-4-11 10:56
  • 巨人丶绿 8楼
    谢谢分享,受益匪浅。
    2017-4-11 12:11
  • ziboxm 9楼
    谢谢楼主分享!
    2017-4-11 16:50
  • structure11g101 10楼
    吃苦是门大学问
    2017-4-12 08:49

土木在线电脑版土木在线移动网土木在线微信

Copyright©2000-2016 CO土木在线 http://m.co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