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茶吧 楼主 发帖

三十三厘米的遥远

thy-dreames楼主
1楼2005-07-1717:45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的。你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是朝着哪个方向在前进,即使想破了脑袋也没有任何头绪。可是,不经意间自己已经朝着那个方向大踏步的前进了,就算再怎么不情愿还是带着无奈大踏步的在前进。
  晚上十一点半,我和大卫手拉着手从酒吧里走出来。手拉手不是因为我们俩感情好,而是我们俩都有点儿站不稳,不拉着对方估计是没办法自己走出来的。
  今天我们俩都喝了很多,尽管我这是第一次来。不过还好我还算是清醒的。大卫带我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虽然他嘴上说是带我来见见世面,省得以后上班了被同事拉出去应酬的时候跟白痴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打从他往那儿一坐,估计周围的人就跟我一样一眼就看的出这哥们儿正郁闷着呢。
  其实,大卫会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大卫从小就是周围人眼里的好孩子。23岁那年风风光光的从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以后,就进了一家小有名气的台湾公司,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助理,却足以让他身边的人羡慕的捶胸顿足了。当时我老爸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带着全家到我梦寐以求了好久的大饭店暴撮了一顿,什么贵就点什么。
  上班没多久,大卫他们公司那位女老板的老家台湾开始流行起了花样美男风潮,女老板一直苦于无法常常回台湾欣赏老家的花样美男们。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女老板惊讶的发现了正在公司某角落里努力打拼着的大陆花样美男——李大卫。于是,大卫就顶着他那张花样美男脸在公司里处处逢源,职位也一升再升。去年被女老板派到台湾总公司糊弄了一年,回来之后直接做了经理。
  不过,终归是人算不如天算。正当大卫打算仗着他的花样美男脸在公司里可着劲儿折腾的时候,台湾总公司一道圣旨把女老板招了回去。随着女老板欢天喜地的回台湾看正宗花样美男,大卫的苦日子也就随之粉墨登场了。
  据大卫自己交待,公司里来了个一板一眼的男老板,而且处处和他过不去。我估计男老板在台湾深受花样美男毒害,本想到祖国人民的怀抱里过几天清静日子,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每天要对着大卫这个大陆版的花样美男。
  “你看,这么晚了居然看得见云。”我们俩画着弧线往前走,我指着天空兴奋的摇着大卫的胳膊要他一起看。
  大卫眯着眼睛抬头朝天上瞟了一眼,“我头晕。”
  “废话!喝那么多你不晕才怪呢。”其实我也晕。特别是这样一路望着天空向前走。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夜里也可以看得见云。虽然已经是深夜,但还是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天上的云是那种,在湛蓝色天空上一大片、一大片聚集在一起的薄薄的云,薄的可以看到天空原本的颜色。
  “你看那些云像什么?”
  大卫又眯着眼睛抬头朝天上瞟了一眼,“啤酒…沫。”
  “喝死你算了。”压着想捶他一顿的冲动我继续说,“你觉得像不像棉花糖?就是小时候我爸带咱们俩去公园的时候买的那种。当时我觉得卖棉花糖的都会变魔术,拿着根棍在机器里随便转几下,棉花糖就变出来了。你看呐,那些云是不是挺像棉花糖的?”
  “你等会儿。”大卫突然放开我的手往路边走。我以为他想要吐赶紧跟着走过去。大卫扶着路边的树晃晃悠悠蹲下去,又晃晃悠悠站起来,手里多了根树枝。
  “给。”大卫献宝一样把树枝递到我眼前。
  “干嘛?”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大卫。
  “拿着。”大卫把树枝塞到我手里,“这个…棉花糖。”
  苍天啊!我无语了……
  拖着沉的跟死猪一样的大卫,一步三晃的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爬上了五楼,我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本想先靠在门上休息一会儿,可不知道今天是倒了哪辈子的霉,我才靠在门上整个人就结结实实的向后摔了个倒栽葱。更加惨绝人寰的是,大卫也跟着摔了过来,而且不偏不倚的压在我身上。我闷哼了一声差点没吐出来。
  这个时候,一双大手,一只朝着我一只朝着大卫伸了过来。别说,这双手力气还真不小,一下子就把我和大卫给拽起来了。
  “这是哪儿呀?”大卫边问边往客厅里走。
  “第十八层地狱。”我估计这家伙已经醉的连自己姓甚名谁都搞不清楚了。
  瞟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人,我突然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人好像,我并不认识。
  “你是谁呀?怎么进来的?”我使劲儿的向上抬头,想要尽可能的和他直视。可这似乎是不能的,这家伙太高了,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他好像在用眼睛和鼻孔同时看着我。
  “我是大卫的朋友。你好,我叫刘京阳。钥匙是大卫告诉我在报箱里的。”
  由于我和大卫都属于马大哈型的,所以就在楼门口的电子报箱里放了把钥匙。不过,看在这个男人声音还挺好听的份上,我决定把责任都记在大卫头上。
  “李大卫!”我火冒三丈的冲到大卫跟前,插着腰大声的对他呵斥道,“李大卫,你干嘛随便把报箱的密码告诉别人呀!”
  大卫对于我的呵斥一点儿反应也没有,窝在沙发里低着头一动不动的。
  “喂。你怎么了?”我踢了大卫一脚,可是他依然没有反应,“你是不是想吐呀?我可警告
3
  • thy-dreames 2楼
      从那天醉酒后,我已经三天没有见到大卫了,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在忙什么。还有那个搬来一起住的刘京阳也是一样,神神秘秘总是神出鬼没的。
      百无聊赖的晚上,又是我一个人在家。打开QQ,五十多个好友里只有颂佳的头像是亮着的。
      我和颂佳是同班同学。大一刚开学那会儿,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颂佳就已经闻名了全校。因为她换掉了四任男友,而且据说这四位都是学校里叫的上号的人物。那个时候我对她的印象极其的不好。
      在临近期中考的一个早上,自习室的一张椅子引发了我们俩之间的战争。
      当时,我们俩站在自习室里,像是我砍过她爹、她杀过我娘一样,用尽十成功力对骂起来。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不骂不知道,一骂吓一跳。对于能够遇到这样实力相当的骂手,我们俩小小的心中都不由得升起一股惺惺相吸得好感,从此感情急速加温。
      颂佳:亲爱的,来啦。啵一个先。
      我:我有口蹄疫。
      颂佳:你有爱滋、非典、疯牛病我都照亲不误。
      我:呵呵。
      颂佳:特大喜讯。我刚交了个新男友,帅到吐血的那种。绝对是从小沿着白马王子路线长大的。我可是第一个就告诉你了,够仗义吧。
      我:那哥们儿应该赶紧去雍和宫拜拜,他今年肯定是犯太岁。
      颂佳:想死啊你!这回我可是很认真的。再说了,像我这种温柔美丽、善良大方、入得厨房出得厅堂、天上有地上无的美女,遇到我是他上辈子烧了高香。
      我:是是是。改天带出来让我也吐一下血。
      颂佳:没问题!先闪了啊,我要去打goodnight call了。
      我:我刚来你就走,有异性没人性。
      颂佳:我没人性你又不是知道一天两天了。88。
      颂佳的头像无情的黑掉了。
      我对着显示器一个劲儿的犯愣不知道该干什么。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许多和大卫小时候的事。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特别是长大以后认识的人。我和大卫在大家眼里是兄妹,可事实上我们俩一点儿血缘关系也没有。
      每次我一想起这件事就觉得,这种事应该是电视台八点当播的连续剧。因为情节实在是太跌宕起伏了。
      整件事得从我们父母小时候说起。
      想当年,大卫他爸和我爸是北京某职工大院里的泥友,两个人的感情是从一起和泥巴开始的。后来,大卫他爸迷上了武侠小说,就拉着我爸扮大侠拜把子。据说两个人还真的喝过滴了对方血的酒。谁成想,大卫他爸过足了大侠隐,却在我爸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硕大的阴影,从此我爸看见带颜色的酒就发晕。
      大卫他爸和我爸就这样打打闹闹,相亲相爱的一起过着日子。在两个人上高中的时候,职工大院里搬来了一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妙龄少女,也就是后来的大卫他爸的老婆,大卫他母亲大人。大卫他妈当时肯定是长的倾国又倾城,以至于大卫他爸和我爸都对大卫他妈一见钟了情。
      估计是大卫他爸武侠小说的毒中的太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大卫他爸来跟我爸“谈判”。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恳谈以后,两个人达成了协议,从此个凭本事追求大卫他妈,输的那个必须诚心祝福赢得那个。就这样,从打打闹闹、相亲相爱的两人行,变成了打打闹闹、相亲相爱的三人行。
      原本,能说会道的大卫他爸明显比老实巴交的我爸占上风。可是,事情在这里来了个峰回路转。
      某天,大卫他妈家里突然着起了大火。那天大卫他爸不知道跑哪儿疯去了。我爸一看立刻赶到火灾现场,奋不顾身的抢救着大卫他妈家原本就为数不多的动产。一场火灾过后,我爸带着被浓烟熏成的咽炎赢得了美人归。
      当然,事情到这里并没有就这样结束,那样大卫他妈也就不是大卫他妈了。
      一年以后,全国开始了大规模的上山下乡热潮。热血青年的我爸自告奋勇的去了东北建设兵团。大卫他爸因为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没有去。大卫他妈是那个年月里的独生子女,当然也没有去。远距离的爱情当然敌不过身边的关怀,当我爸插队回来的时候,大卫他妈已经成了大卫他爸的老婆。
      据我妈透露,我爸当时失踪了五天五夜。回来以后就再也不提以前的事了,和大卫他爸他妈又回到了从前打打闹闹、相亲相爱的日子。
      从此,大卫他爸他妈就把我爸的终身大事列为首要任务,不断的给我爸组织相亲活动。由于我爸对相亲活动极为不配合,导致许多次相亲活动都不告而终。在一次大家都不抱希望的相亲过程中,我妈看上了我爸。于是,大卫他爸他妈就自告奋勇的在我妈倒追我爸的行动中充当了军师、间谍、后援团等多个不同的角色。历经一年之久,我妈终于拿下了我爸。我爸我妈结婚以后,他们四个人还曾经打算买个大房子住在一起。所以打从我一出生起,我就知道我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因为我有两个爸两个妈,还有一个人可以任我欺负的哥哥。
      事情在大卫十一岁,我七岁那年,再次来了个峰回路转。
      在我的记忆里那是一个很热的下午。大卫家里来了好多人,我和大卫趴在门口往里张望。一屋子的人都在哭,我妈哭的最凶,差点儿没哭背过去
    2005-7-17 17:48
  • thy-dreames 3楼
      那天开始,大卫就搬来我家成了我名副其实的“哥哥”。当我真正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年以后了。不过,我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大卫他爸他妈出事的那天夜里,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到我爸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拿着瓶红葡萄酒一口气灌了下去。
      “犯什么愣呢。”大卫突然从后面给了我脑袋一巴掌,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还知道回家呀。”关上电脑。我对着大卫张牙又舞爪、龇牙又咧嘴,一副打算吃了他的模样,“说,这几天你哪儿疯去了。”
      大卫搬了把椅子坐在我对面。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半天没说话。看的我直发毛,就差满地掉鸡皮疙瘩了。
      “你怎么了?”大卫很少这样正儿八经的。用我妈的话说,我们俩在一起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我在想,我追你怎么样?”大卫深情款款的望着我,然后表情暧昧的说出这句让我掉了下巴的话。
      其实,早在我刚开始了解什么是爱情的时候,我就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把我对大卫的感情归类。大卫是哥哥,这似乎是从小就被灌输在脑子里,而且已经根深蒂固的事实了,可我又常常觉得我们俩的感情好的超越了兄妹。
      “你发烧啦?”我伸手去摸大卫的额头,被他挥开了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大卫现在这样的表情。第一次是在我爸我妈打算给大卫办收养手续的时候。虽然我那个时候才七岁,可是当我看到大卫义正词严的对我爸我妈说,“我要做我爸爸妈妈的孩子。”的时候,我简直把大卫当成了偶像。用现在的话说,这小伙儿简直帅呆了酷毙了迷死我了。
      “我当然喜欢你啦。打从我一出生就对你一见钟了情了。”我抓着大卫的耳朵左右使劲儿摇。
      大卫欲言又止的一把抓住我的手,半天才蹦出一句,“算了…算了。”
      “当然了,你要是平时多让我欺负欺负,每个月把你一半的薪水给我当零花钱,我就更喜欢你了。”虽然大卫不是第一次问我这个问题,可是这样正经表情却是第一次。而我,以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以后大概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吧,“对了,你最好再给我找个男朋友,你看看你身边要是有那种前途无量的有为小伙儿,尽管给我招呼。”
      “我听说,中国男人比女人多五千万呢。我可是有五千万的选择。”我凑近大卫,“你们公司又没有那种长相是英俊的、薪水是五位的、性格是痴情的、事业是前途无限的?”
      “有,当然有。”
      “真的!谁呀?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先订下了啊。谁啊?”我一脸的迫不及待。
    “我。”大卫干脆利落的回答。
      我微笑着送了大卫一个超级大白眼。
      “明天带你去跳舞,八点到上次去的那个酒吧等我。好好打扮打扮,别老穿这种童装,忒丢人了。还有,我有舞伴了,你自己带一个去。”大卫回了我一个白眼,起身往外走,我赶紧拉住他。“你怎么这样啊。我上哪儿找舞伴去呀?”我急了。
      “你不是说你有五千万的选择吗?”大卫没在给我说话的机会,没人性的走掉了。
      “李大卫,你这是妒嫉!明天我变身成性感美女,你可别后悔。我…我非带个超级大帅男,我气死你。”在大卫关上门之前我大声的冲他嚷嚷。
      真的是失策啊!早知今日,我以前真不应该把那些男生发送过来的电波,全以白眼当回礼。悔不当初啊!
      我在屋里一边溜达一边冥思苦想,周围有哪个男生可以解我的燃眉之急。长这么大,我的生活里除了大卫,还是大卫,从来没有过其他的男生。就在此时,门外刘京阳一个响亮的喷嚏,让我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兴奋的拔腿就冲了出去。
      我冲出去的时候刘京阳正准备进屋。我开门的巨大响声引得他停下脚步朝我这边看。
      他应该是刚洗完澡,只穿了条短裤,头发还是湿嗒嗒的。由于我们俩的身高差距实在太大了,我眼睛的正前方刚好是他结识的胸肌。老实说,这哥们儿不但脸长的够正,身材也好的让我直想对他吹口哨。
      “嗨,好久不见。”由于我太激动了,没头没脑的说了这句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话。刘京阳估计是被我这句话弄的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我的话。
      “我有点儿事跟你说。你是不是先去把衣服穿上。”我还真怕我这样一直看着他的胸肌,鼻子会喷血。
      “不好意思。你等等啊,等等。”经我这么一提醒,刘京阳也意识到这样跟我“坦诚面对”有点儿不太合适,赶紧推门进了房间。
      “我在客厅等你,麻利儿的啊。”
      我决定还是在客厅坐着和他说话比较好,不然我老是觉得他是在用眼睛和鼻孔同时看着我,这样太毁坏他的形象了。我刚坐下刘京阳就穿着件背心跟了过来,他那些让我喷血的胸肌依然露在外面。
      “你刚才说什么?马琳达是谁?”刘京阳坐在我旁边问道。
      “啊? 什么马琳达呀?”我们俩有点儿鸡同鸭讲的意思。
      “我在客厅等你,马琳达啊。”刘京阳学着我刚才说话的口气。
      “我……”听了刘京阳的话。我先
    2005-7-17 17:52

土木在线电脑版土木在线移动网土木在线微信

Copyright©2000-2016 CO土木在线 http://m.co188.com